首页 >> 各地 >> 人文西南 >> 西南学人
《十三经恒解》是近代新心学的标志性文献 ——访四川省历史学会会长谭继和研究员
2017年03月27日 13: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曾江 字号

内容摘要:陈谭继和:《十三经恒解》这个书名,在刘沅自己的著作里没有出现过,他只说自己对“四子五经”、“四书六经”或“五经四书”、“四子五经三礼”作了“恒解”。以一经包含了三传,著者应有深意,会通古文经学的《左传》和今文经学的《公羊》《毂梁》二传,是把古文经学与今文经学加以沟通会解,故不再把三传分开来解读,这正体现了刘沅作为通儒而观其会通的思辨特点,这也正是“恒解”一词的真意所在。第二,刘沅以《四书恒解》为首位,突出体现了他对儒学道统体系既承袭又创新的思想,是清代汉学向近代宋学、清代古文经学向近代今文经学转型的时代潮流的反映。

关键词:学术;十三经;经学;谭继和;四书;文化;今文;人伦;义理;新心学

作者简介:

《十三经恒解》(笺解本)封面 资料图片

    在四川近现代历史上曾经出现一批文化世家、学术世家,其中双流刘氏家族尤为突出,以刘沅、刘咸荥、刘咸炘等学者为代表人物,在四川近现代史上具有重要影响。刘沅为“槐轩学”创始人,《十三经恒解》为其学术代表作。由四川省历史学会会长、四川省社会科学院谭继和研究员主持的国家出版基金重大项目《十三经恒解》(笺解本)2016年由巴蜀书社出版,谭继和研究员负责《总叙》和大部分《分笺》,西南民族大学祁和晖教授负责一部分《分笺》。该书出版以来受到学界好评,山东大学刘大钧教授、四川大学詹石窗教授等学者都给予很高评价,该书还被评为2016年度“文轩好书”。

  刘沅思想博大精深,《十三经恒解》内容丰富繁杂,但此前学界一直缺乏系统研究,对其人其学没有深入理解。何谓“恒解”?《十三经恒解》有哪些学术特色?刘沅在书中有哪些创见?所谓“恒解三部曲”的研究方法是什么?对“笺解”有何影响?此次“笺解”有何特点?围绕相关问题,记者近日赴谭继和先生书斋对谭先生做了学术专访。谭继和先生着重介绍了他从近代文化转型视野下对刘沅其人其书的发掘研究,还以《周易恒解》和《春秋恒解》两书为例介绍了刘沅恒解的特色,并进而介绍了刘沅的“槐轩学”、“新心学”及其学术思想对蜀学的贡献。

  刘沅《十三经恒解》是清代蜀学标志性文献

  中国社会科学网:我们注意到,您在主持《十三经恒解》(笺解本)工作中,特别强调刘沅在近代文化转型与近代蜀学发展史上的地位。您认为从近代文化转型视野下应该如何评价刘沅?

  谭继和:刘沅生活在乾、嘉、道、咸之际。中国近代历史以道光二十年(1840)为转折点,传统文化形态由古典向现代的转型,也始于这一年,这是中国历史亘古未有的大变局开端的一年。刘沅生长的时代正是这个大变局开端前后的时期,他的思想和学术,恰好与中国历史由古典向现代的转型有着密切的关系,是学术向近代化现代化转换初期启蒙先声的体现。他的学术思想,无疑还被禁囿于儒学传统体系范式的圈子里,但时代毕竟在变迁,他也不能不受到近代化启蒙思想的感染。他的大半个身子还在旧学的营垒里,不过,他的头颅确实也向未来的西风吹来的新思潮伸出了触角,触摸到了启蒙天地一片初曙的云霓。

  面对西学,刘沅深感本土传统文化将出现价值失落、圣学罕传的又悲又耻的危机:“圣学罕传,人遂多沦于异族也,悲夫!”“居中国,学圣学而无以成己成人,耻也。”

  《十三经恒解》里留下来的一些对于世界知识的麟光片羽,正是上述忧患意识与危机心态的反映,充分展现了面对中国文化被冲击的危机,士绅知识分子的思想动向和文化心理,有着重要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传统文化的古典形态向近代形态的转型,引起各阶层复杂多变的反响。作为一个坚守乡土文化的士绅知识分子,其心态和反映的记录是弥足珍贵的。

  我们把刘沅放在嘉道之际、传统与现代的文化转型时期这个坐标上来加以考察,分析刘沅对蜀学的新贡献,对破旧学、立新学,“解(汉学)纠结,破(宋学)迷误”的启蒙时代之学的新贡献。

  蜀学自司马相如、扬雄以来,直至陈子昂、李白、苏轼、张栻、虞集、杨升庵、张问陶、李调元,再到今天的郭沫若、巴金,均有重通儒、重今文经学、重文学、重百科的传统。宋张翥说:“吾蜀擅宗匠,天地有大文。”刘沅亦具有通儒宗匠的特征。他对孔子开一代“师儒新格局”的分析,是他对儒学时代特征的新概括。在“师儒时代”的蜀学发展和衍变以及对传统经学的扬与弃的过程中,刘沅作出了自己独特的贡献。他阐释的“人为天地之心,独得天地之菁华”的思想,是对扬雄“太玄学”天、地、人为三玄,人居天地之中心位置的中和思想的进一步发展,同时他又是近代重人权的启蒙思想之门的开启者。刘沅是对近代蜀学,特别是对近代今文经学大师廖平以及其后裔刘咸炘“推十学”发生重要影响的一位先驱人物。他强调人为万物之灵,回归人的本位,这种思想已包含着传统向近代转型时期的特征。如论刘沅在蜀学上的地位,就有如陈子昂作为古文八大家的先驱对唐宋诗文革新运动的影响一样,刘沅应是传统文化形态在古代与近代转换之交的时期,作为启蒙先驱,对近代蜀学发生重要影响和作用的一位重要人物。

  刘沅“恒解”的本质意义和真意所在

  中国社会科学网:《十三经恒解》是刘沅的学术代表作,应如何理解刘沅使用的“恒解”一词的含义。

  谭继和:《十三经恒解》这个书名,在刘沅自己的著作里没有出现过,他只说自己对“四子五经”、“四书六经”或“五经四书”、“四子五经三礼”作了“恒解”。实际上他“恒解”的儒经,包括“三礼”和“春秋三传”,共对除《尔雅》外的十二经都作了恒解。现在,把这十三种冠以《十三经恒解》的书名,只不过是根据当代学者间约定俗成的称呼而已,并非著者本人冠名。

  《春秋》经则是刘沅把《左传》《公羊》《穀梁》三传的精华采撷在一起加以“恒解”的,故实际上这是三传合一的一个本子。以一经包含了三传,著者应有深意,会通古文经学的《左传》和今文经学的《公羊》《毂梁》二传,是把古文经学与今文经学加以沟通会解,故不再把三传分开来解读,这正体现了刘沅作为通儒而观其会通的思辨特点,这也正是“恒解”一词的真意所在。

  《大学古本质言》与《四书恒解》里的《大学恒解》两书的解读有些重复。值得注意的是,《大学》“恒解”和“质言”这两个本子的底本,均选择的是《礼记》中的《大学篇》,而不是朱熹《四书》中的定本。因为刘沅认为《礼记》中的“大学”是经典原型古本,而朱熹的“大学”版本是经过朱熹窜改的本子。由此也可看出他对宋儒理学,特别是对朱子道学又继承又批判的态度。

  “恒解”一词,在刘沅的思维模式里还有着很深的哲学含义。刘沅的“恒解”就是要直通圣贤元典,解读人道与天理即人与自然合为“大自然生命共同体”的奥秘。这就是刘沅“恒解”的本质意义。

  中国社会科学网:那么刘沅的十三经“恒解”在目录顺序编排上有什么特点?

  谭继和:刘沅经学“恒解”体系,鲜明体现于他对儒家经书的目录编排上。这个目录,首为《四书恒解》,其次为《诗》《书》《易》三经,再殿以《礼记》《春秋》《周官》和《仪礼》四经,最后是《大学古本质言》与《孝经直解》。

  第一,刘沅以《四书恒解》为首位,鲜明地体现出他以解析“心”字为主,以解读“天理良心”为旨,以“穷理尽性”和“践行人伦”为两轮探求古圣贤经传之源的“恒解”体系特色。

  第二,刘沅以《四书恒解》为首位,突出体现了他对儒学道统体系既承袭又创新的思想,是清代汉学向近代宋学、清代古文经学向近代今文经学转型的时代潮流的反映。

  第三,刘沅以《四书恒解》为首位,方便于探求心学的核心和灵魂,表达民族的、国家的文化精神。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