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西南 >> 西南学人
无惧人生低谷,不满眼前高峰 教授刘成龙:搞科研别指望“岁月静好”
2017年02月04日 15:04 来源:四川日报 作者:张守帅 字号

内容摘要:参与编制高速铁路工程测量规范,主持省部级科研项目10余项,主持各类测绘工程科研和应用项目60余项。他搞科研的冲劲又来了,春节干脆躲进了书房。

关键词:成龙;科研;测量;教授;岁月静好

作者简介:

  □记者 张守帅

  个人名片

  刘成龙

  西南交通大学地球科学与环境工程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

  研究领域

  主要从事测绘工程(包括精密工程测量、变形监测及其数据处理、高速铁路精密测量理论与技术等)的研究与教学

  科研成果

  参与编制高速铁路工程测量规范,主持省部级科研项目10余项,主持各类测绘工程科研和应用项目60余项

  他的高峰

  2016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颁布,刘成龙参与的“高速铁路轨道平顺性保持技术”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

  他的转身

  就在道路与桥梁测量研究成就斐然时,他突然从零起步转向高速铁路精密工程测量研究,与德国技术正面交锋

  他的低谷

  在人生意气风发时,他突患咬肌痉挛,面部损伤,甚至被“剥夺”了讲课权利

  刘成龙教授的春节过得无比安静,躲在书房整理论文,沉浸在思索带来的乐趣中。只是,拜年短信和电话时不时打乱“节奏”。亲友们祝福,也必须祝贺。不久前,2016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颁布,刘成龙参与的“高速铁路轨道平顺性保持技术”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

  55岁的他是个传奇人物。虎门大桥、杭州湾大桥、广州黄埔大桥、北天山隧道……国内一系列创纪录的特大型桥梁、隧道背后,都有他的身影,而就在道路与桥梁测量研究成就斐然时,他突然从零起步转向高速铁路精密工程测量研究,与德国技术正面交锋。

  他是个励志榜样。作为高考恢复后的第三届大学生,他很早考取了研究生,就在人生意气风发时,他突患咬肌痉挛,面部损伤,甚至被“剥夺”了讲课权利。他没有沉沦,反而用不断迸发的才华,诠释青春。

  巅峰期另择他径到陌生领域对话世界强者

  刘成龙在高铁工程测量领域的研究,称得上“十年磨一剑”。起点在2007年下半年,那时他突生一个强烈愿望,要投入到全新研究领域,哪怕与此前的成果“再无瓜葛”。“一方面看到了新趋势,另一方面自己喜欢挑战。”刘成龙说,他当时判断高铁建设将迎来高潮,有很多研究空白亟待填补。

  一位德国专家曾表示,离开精密工程测量技术,中国高铁不可能取得成功,而这些技术正掌握在德国人手中。他常拿这句“刺耳”的话,激励自己和团队。“高铁使用无砟轨道板,一块一块现场安装,精度要求极高,与设计位置相比,误差必须控制在正负1毫米以下。”精密测量在工程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国内同行攻坚克难的研究,起步比我们还早一两年。”刘成龙说,尽管起跑线上慢了几步,但自己“竞赛”的精神十足,“除了上课,随时都在苦思冥想。”

  如何在1公里内精准定位32个CPIII控制点的三维坐标?他带着六七个硕士研究生,边研究理论边实践,熬夜奋战在学校的试验线上。

  不到半年时间,刘成龙交出CPIII轨道控制网测量技术研究成果,设计出国内第一套CPIII控制网外业数据采集软件和内业数据处理软件。

  刘成龙坦陈,最初的研究向德国人“取经”、消化吸收,但随着研究深入,他们展现出从追赶到超越的气势。“你可以用德国的软件,却不会知晓他们的原理。”攻克高速铁路轨道基准网技术难关时,有自己推导的数学模型得到的测量结果有时精准,有时又总比德国技术存在0.1毫米-0.2毫米的误差。

  团队一筹莫展。他带着学生们散步,忽而“灵光乍现”,提出把数学模型中的四参数改为三参数,由此成就了高铁测量研究的里程碑式成果,“大伙兴奋地吃了一大盆螃蟹。”“轨道铺设出来是否真的平顺,当时仅有德国和瑞士生产的轨检仪可以测量。”刘成龙与中铁工程设计咨询集团开展校企合作,探索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化设备的实现路径。“课题经费只有7万元,大家还是干劲十足。”就是这样,团队最终找到一条与外国不一样的路径,将测量成本和时间大幅降低。他主持的“高速铁路精密工程测量成套技术”,在2013年被授予四川省科技进步一等奖。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