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华南 >> 区域特色
管九土墩墓群 青铜文明曙光乍现 颠覆"福建先秦无史"
2020年03月09日 10:06 来源:福建日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如果将来能在闽北和闽南的某地发现城址遗迹,那么城址和土墩墓这类贵族墓葬相互印证,福建青铜文明的曙光将真实再现,那就是重新认识福建文明史的突破。

  前世传奇

  印纹硬陶·原始瓷·青铜器

  讲述人 陈兆善(福建博物院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

  浦城管九土墩墓群,是福建首次发现的土墩墓群,填补了中国东南地区土墩墓分布区域的空白,其年代约在夏商、西周至春秋阶段,填补了福建地区该阶段考古学序列的缺环,因此位列2006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管九土墩墓的发掘,再次让人惊艳。它在福建属于首次发现,填补了福建土墩墓分布区域的空白。断代表明其年代始于夏商,止于春秋,学术意义巨大,填补了福建地区该阶段考古学序列的缺环,因此位列2006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土墩墓是南方一种独有的埋葬方式,在上世纪50年代就被发现,但长期无人认识,直到上世纪70年代,南京博物院在苏南地区考古中发现它是一种特殊的葬俗,根据墓葬形态、结构而定名之“苏南土墩墓”,后学术界泛称“土墩墓”。

  上世纪80年代起,安徽、浙江等地也有陆续发现,形成了一个包含江苏、安徽、浙江、福建等地广泛分布的巨大文化圈。有人认为在广东、广西也发现相似遗存,甚至认为日本、韩国的坟丘墓也可算在这一文化圈中。

  随着发现越多,讨论越热烈,争议也越大。不过,土墩墓流行于江南,以地上掩埋、封土成墩为特征,以随葬印纹硬陶与原始瓷器为特色的古墓遗存,一般认为其下限止于战国前期。

  土墩墓的墓主人身份如何,在苏南发现的一些大型墓已有结果,有些已明确了属于吴王的墓葬(如吴王余眜),大部分还是未知数。从结构和规模看,大体推测应是贵族阶层所拥有,平民百姓还不能享用。

  这种葬式源自哪里,至今成谜。不过,土墩墓的流向相对比较清楚。学术界有两种观点值得重视,一种观点认为它是中国古代坟丘起源的一种特殊例证,一路北传中原,影响了汉代贵族和王陵大型封土的形成,打破了中原墓葬“不封不树”的传统;另一种观点几乎可以确定,那就是直接影响汉代越文化墓葬形式,包括闽越墓葬。比如,浙江和福建汉代埋葬中墓底普遍铺设河卵石棺床、墓内有棺椁、地表有封土堆做法,随葬品有印纹硬陶、原始青瓷,无疑是土墩墓的传统,证据比较有力。汉代的这种葬式很可能就是韩国坟丘的来源。

  2005年—2006年浦城土墩墓的发掘收获是极其丰富的,为闽北先秦考古学文化的传承关系提供了可贵的佐证,反映出先秦时期闽北文化的繁荣,其价值和意义重大,可供研究的内容也非常丰富。

  比如以几何形拍印图案为特征的陶器,产生于新石器时代晚期,闽北印纹陶起源于牛鼻山文化,陶质较软,至商代中晚期印纹陶处于鼎盛时期,拍印纹样繁多而工整,前后演变脉络清晰。印纹陶器形态圜底器、三足器仍继续流行,圈足器和平底器趋多,装饰纹样常见席纹、方格纹、菱形纹,拍印作风趋向大方而严谨。

  与此同时,原始瓷器已经盛行,在闽北以往考古发现的光泽杨山墓葬、建瓯黄窠山遗址、建阳山林仔遗址等,都有这类相同或相似器物的存在,说明闽北这些地方已形成共同文化类型。归纳其物质文化上的共同特征,表现为共同拥有印纹硬陶、原始青瓷器和青铜器三大类。其中,原始青瓷和青铜器所见与江南土墩墓相似。

  管九土墩墓青铜器的发现,是福建省一次性发现数量最多的铜器群,兵器居多,以短剑、矛为主。10件造型精美的越式青铜剑,在全国首屈一指,其中一把青铜剑至今锋利,剑茎两侧铸有扉耳,无剑格,剑首为喇叭形中空,与浙江长兴、瓯海杨府山和安徽屯溪出土青铜剑形制相似。

  浦城土墩墓形式、结构及出土文物都与江南地区同期文化所见大同小异,真实地反映了先秦时期福建与域外文化越来越多的交流与融合,说大点,是福建向中华民族大家庭又迈出了重要一步。

  有些问题至今没能给出答案。比如,如果同属一种文化,浦城土墩墓年代上限早于江浙土墩墓,江南土墩墓是否由此传入?吴越地区基本是一墩一墓,浦城有一墩两墓、一墩多墓的现象,原因在哪?均不得而知。

  浦城土墩墓的发现为福建学术界的研究带来重大课题。拿青铜器来说,有史以来,整个福建发现先秦青铜器数量不多,但发现地点颇多,闽北的政和、光泽、武夷山、建瓯、建阳等多个县市都有零星发现,多于福建其他地区。比如建瓯曾发现青铜大铙和青铜甬钟,再次表明闽北文化走在福建的前列。前些年,武夷山曾发掘过一座墓底有河卵石铺设的墓葬,发掘者认为属土墩墓,预示着闽北确实存在较大范围区域分布土墩墓的可能。

  土墩墓数量如此之多,意味着已有相当的贵族阶层存在,像土墩墓这样的规模,工程浩大,需要相当多的人力和物力,布列于小山之巅,以一个阶级居高临下的身份依江望川,这些墓主人是谁,他们居住生活的地点在哪,遗址规模有多大,面貌怎样,迄今还未发现这样的遗址。

  从先秦典籍《周礼》中有关“七闽”的记载来看,当时“七闽”方国可能已经存在,甚至有若干处,包括闽南“浮滨文化”圈也非常发达。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大胆推测,青铜时代福建境内在闽北和闽南具备了产生王国的条件,如果将来能在闽北和闽南的某地发现城址遗迹,那么城址和土墩墓这类贵族墓葬相互印证,福建青铜文明的曙光将真实再现,那就是重新认识福建文明史的突破。

  今生故事 青铜兵器大量出土

  闽北方国今何在

  □记者 赵锦飞 郑雨萱 通讯员 王树瑜 徐赵浦

  管九村位于闽浙赣三省交界处,素有“九里花园十里街”美誉。2006年,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名声大作,进入了“全国十大考古发现”行列。

  让世人瞩目的是布列于小山之巅的土墩墓,居于山岗高爽之地,俯瞰平川,自带“居高临下”的气势,在沉寂千年之后,而今又为福建先秦文明史提供了弥足珍贵的史料。

  以往由于“过了仙霞岭再无土墩墓”的考古推断,鲜有人将位于武夷山脉东侧、仙霞岭南侧的管九村与神秘独特的江南土墩墓联系到一起。专家指出,我国先秦土墩墓被认为是吴越文化的特征之一,福建地区此前从未发现过土墩墓。

  2002年全省开展闽越文化调查时,管九村土墩墓群首次浮出水面。2005年1月至2006年12月,为了配合京台高速浦城至南平段建设,省、市、县三级组成考古队,对分布于柘溪两岸的土墩墓进行抢救性发掘。“这些土墩墓呈散点状和带状分布,总占地面积约13万平方米。”浦城县博物馆副馆长杨军说,发掘的33座土墩47座墓葬距今4500年到2500年。

  此前,“福建先秦无史,属蛮夷之地”已是史学定论。这次撼动学界的考古发现,不仅弥补了福建地区考古学时代序列中夏商周时期的缺环,还把福建文明史向前推了1000多年。

  考古出土的文物中,有一把剑柄两边各有一耳的青铜剑(现为福建博物院馆藏),全长35厘米,剑身和剑柄处雕刻有精美的云纹、云雷纹、曲尺纹等,镂空、透雕工艺十分精湛。与一同出土的矛对比,青铜剑的工艺及用料高出一筹,出土时矛已腐蚀长锈,青铜剑却完好无损,剑上的纹路仍然清晰可辨。原因是青铜剑采用“失蜡法”铸造,即便在地下埋藏3000多年,剑刃仍十分锋利。

  闽北地区作为福建天然屏障,土墩墓大量出土青铜兵器,其军事意义不言而喻。从后段出土的青铜器形制和原始青瓷工艺作风中,专家们捕捉到了中原文化的影子。专家们推测,西周以来随着吴越势力向南渗透和影响,在福建地区首先进入闽北,当时“七闽”方国可能有若干,而闽北应是闽越方国的重心所在。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作为闽越的部族方国,中原先进文化已影响带动了当地社会初级文明的发展。在出土的青铜器皿中,杯、盘、尊等既为日常使用的宴飨之器,亦可充当祭祀中的礼器;而青铜兵器中,剑、戈、矛这类较为流行的组合品种,多由古闽越方国中军事武官阶层以上的人物所使用,足以体现当时部族对祭祀和军事的重视。

  除青铜器使用外,2003年考古专家在(管九)大王塝发现的“江南第一冢”石室土墩墓,指向当时闽北方国已经存在等级差异。“这座2400年前春秋战国时期的墓葬整体规制极高,处于盆地水口位置,有居高临下的宏伟气势。”杨军说。

  这座有棺椁的石室土墩墓,与1996年在浙江绍兴印山发现的春秋晚期越王允常墓相类似,虽然规模与结构不能与越国王陵相匹敌,但墓主人身份尊贵。在管九已探明的土墩墓群中,根据陪葬品数量以及墓葬规模,墓主人地位尊卑有别,高大封土或许就是阶级产生、文明曙光开始显露的一个重要标志。

  由于庞大的体系和年代跨度,时至今日,管九土墩墓群依旧身世成谜。“除了浦南高速当时抢救性发掘的墓葬外,其他墓群都保存完好。”杨军说,目前前期考古调查和地质测绘已经完成,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守好这片土地,留待权威专家学者去发掘研究。

  文物名片

  管九土墩墓群

  浦城管九土墩墓群位于仙阳镇管九村,墓葬除在管九村西侧抢救发掘的33座土墩以外,其余保存尚好。土墩外形多数为馒头状,少数为覆斗状。平面呈长方形、方形、圆形、椭圆形及不规则形等。

  2005年1月至2006年12月,福建博物院、福建闽越王城博物馆和浦城县博物馆联合在管九村西侧的相关地段对部分墓葬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共发掘33个土墩,计47座墓葬,其中一墩二墓的6墩、一墩多墓的1墩,其余为一墩一墓。墓葬形制可分为平地掩埋、长方形浅坑、带墓道竖穴土(岩)坑三个类型。共出土遗物280余件,其中原始瓷器67件,主要器形有豆、罐、尊、瓮、簋、盂、碟等;印纹陶器146件,主要有罐、簋、豆、尊、盅等;青铜器55件,以短剑、矛为主,还有戈、锛、匕首、刮刀、镞及尊、盘、盅形器等;此外还有玉管饰和石器各7件。

  参考碳十四测年数据,这批土墩墓可分为三期:第一期为夏商时期,均出土黑衣陶器和软陶器;第二、三期分别为西周和春秋时期,其中部分墓葬呈西周晚期至春秋早期的过渡状态。2013年,管九土墩墓群成功申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专家点评

  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杨楠:

  从宏观上考察,中国古代封土或坟丘的起源发展,与江南地区土墩墓可能有着密切的内在联系。墓上封土的习俗早在夏商之际的江南地区就已经存在,然后出现于豫皖两省的江淮之间,大约在春秋中晚期以后扩展到南方其他地区和北方中原一带,进而延续到汉代及其以后广大地区的墓葬遗存。

  厦门大学历史系考古教研室付琳博士:

  土墩墓中所见的器物祭祀遗存一般都出现在丧葬过程中相对固定的环节,而且在土墩内摆放祭祀器物或挖掘祭坑的空间位置也存在一定规律可循。江南地区土墩墓中常见四类器物祭祀遗存形式,即“墓下祭祀”遗存、“墓前祭祀”遗存、“墩上祭祀”遗存和“墩脚祭祀”遗存。土墩墓中的“墓下建筑”遗存、人骨祭坑和燎祭遗存等可能与丧葬祭祀活动相关。

  江苏省考古研究所所长林留根、南京博物院研究员谷建祥:

  江南地区大型土墩墓的形制演变与中国先秦史的发展息息相关。西周初年,江南上层社会虽已受到了西周文化的影响,但从葬制上看,主要仍以土著文化为中心,没有摆脱“平地起封”这一从新石器时代发展而来的土墩墓的葬式。其“一墩一墓”的规格和“石床”的出现大概只是本地社会中阶级分化的体现,而非受中原文化的影响所致。这种分化,标明新的阶级的产生和意识形态上的独立,新的阶级已成为当地先进文化的代表。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