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华东 >> 区域特色
[史海]留法勤工俭学生从黄浦江畔起航
2019年03月06日 09:30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杜晨薇 李成东 字号
2019年03月06日 09:30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杜晨薇 李成东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百年前,1600名留法勤工俭学生从黄浦江畔起航,黄浦码头是重要出发地

  黄浦码头,你好

  解放日报

  ■本版撰文 杜晨薇 李成东

  杨浦区秦皇岛路32号东码头园区,是黄浦码头旧址,现在的秦皇岛路码头就在该区域。保留至今的部分老建筑中,氤氲着红色文化气息,沉淀着百年历史厚重。

  100年前,年逾50岁的葛健豪从这里出发,远渡重洋勤工俭学,培育了蔡和森、蔡畅一双优秀儿女;99年前,青年周恩来、邓小平从这里起步,留法苦读、做工,带回了新中国的希望……黄浦码头也因此成为中国青年的荟萃地、起航地,是轰轰烈烈的留法勤工俭学运动中6批650余位学生登船赴法的地方。

  今天,让我们跟随杨浦党史工作者的步伐,再走一走先烈脚下的路,吹一吹江上清冽的风,轻声地问候一句:黄浦码头,你好。

  史海拾遗

  留法勤工俭学生从黄浦江畔起航

  那是一场席卷全国很多省份的伟大运动,是中国近代史的一座丰碑,也是中国共产党史上的重要一页。在留法勤工俭学运动这场浪潮中,涌现出一批杰出的革命者,他们接触到马列主义的真谛,为推动中国共产党成立,为培养一批有充实理论基础和丰富斗争经验的中坚力量,为中国革命的胜利、社会主义建设以及改革开放作出了重大贡献。

  1912年,为“输世界文明于国内”,李石曾、吴玉章、吴稚晖、张继等在北京发起组织留法俭学会。当时任教育总长的蔡元培力赞此事。俭学会在北京成立留法预备学校,送80多人留法俭学。

  1914年受袁世凯政府的阻止,学会被迫停办。此后,李石曾等在巴黎豆腐公司华工中试验工余求学。1915年发起组织勤工俭学会。1916年3月,在巴黎成立华工学校,蔡元培等人还亲自讲授课程。袁世凯帝制覆灭后,华法教育会“决定组织中国会所,推行会事”,把工作重心转移到国内。

  1916年底,李石曾、蔡元培、吴玉章等先后回国,在他们的组织下,勤工俭学会、华法教育会和各种留法勤工俭学预备学校(班)在全国各地成立。在十月革命的影响和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推动下,留法勤工俭学运动的热潮掀起。大批留法勤工俭学生抵达法国后,在华法教育会的安排下,有的到学校、有的进工厂,在55万平方公里的法兰西土地上,到处留下他们的足迹。

  留法勤工俭学生中的先进分子,在研究俄国十月革命的经验和考察欧洲工人运动的基础上,抛弃了工读主义和无政府主义,牢固地树立了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在蔡和森、赵世炎、周恩来等人的共同努力下,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旅欧支部相继建立。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由中国到法国一般是走陆路,即乘火车从北京出发,经东三省、莫斯科、华沙等地到巴黎,中途换车八、九次,快车12天,慢车15天到达。十月革命后,由于俄国境内被重兵封锁,中国通往法国的陆路被阻断,于是勤工俭学生只好改为水路,乘船由上海出发,途径香港、海防、西贡、新加坡、科伦坡、吉布提、苏伊士运河、塞得港至马赛,再乘火车抵达巴黎。

  从那时开始,由上海走水路,就成为了留法勤工俭学生海上交通中的主要方式。为应对来自全国各地的留法勤工俭学生骤增的情况,上海及时设立了一些相应的组织和服务机构。除了已有的经办留学生事务的社会团体寰球中国学生会、华法教育会外,还有在法租界霞飞路(今淮海中路)渔阳里北巷5号的预备赴法学生之联合会,以及在霞飞路尚贤堂对门的上海留法俭学会。

  1919年3月至1920年底,是留法勤工俭学的高峰时期。期间,共计20批、约1600名勤工俭学生从上海黄浦江畔乘船出发,悉数抵达法国。这20批赴法人员中,除了4批乘坐日本轮船和2批乘坐美、英轮船的学生外,有14批乘坐法国轮船,直达法国,耗时均在40天左右。

  史籍探微

  黄浦码头是留法勤工俭学生的重要出发地

  黄浦江两岸分布着众多码头。留法勤工俭学生究竟是从上海哪个码头出发的,众说纷纭。杨浦区党史工作者们在查阅当时较有影响力的主要报刊——《申报》《民国日报》《字林西报》等报纸后发现,20批留法勤工俭学生中,有6批在位于今杨浦区境内的黄浦码头登船出发,其中包含周恩来、邓小平、聂荣臻、葛健豪、蔡和森、向警予、蔡畅等人。由此可证实,原黄浦码头是留法勤工俭学生从上海出发的一个重要地点。

  (一)新闻报道登载从黄浦码头出发的有3批

  1、第11批:1919年12月9日,司芬克斯号(Sphinx,又译“司芬克”“凤凰号”等),聂荣臻等乘此船赴法。

  1919年12月9日的《时报》、1919年12月10日的《申报》和1919年12月10日的《民国日报》,均明确登载该船从黄浦码头出发。

  史料1:1919年12月10日《申报》刊登《凤凰船启椗之留法学生》一文记载:“昨日(九号)法国邮船公司之“司芬克”船于午刻(十二时)启椗。……赴杨树浦黄浦码头送行者有高博爱君、沈仲俊君(留法俭学会),刘清扬女士(全国各界联合会),吴敏于君(寰球中国学生会)及向警予、蔡和森君等数十人云。”

  史料2:1919年12月9日的《民国日报》之《本届赴法学生调查表》和1919年12月10日的《申报》之《九日赴法学生调查表》详列了学生的姓名、年龄、籍贯等信息,内有“聂荣臻,二十,四川江津”“聂荣臻,四川江津,江津中学毕业”。

  2、第12批:1919年12月25日,盎特莱蓬号(Andre Lebon,又译“央脱来蓬号”“阿特尔兰蓬”等),葛健豪、蔡和森、向警予、蔡畅等乘此船赴法。

  1919年12月26日的《申报》、1919年12月26日的《民国日报》和1919年12月26日的《时报》,均明确登载该船从黄浦码头出发,并有葛健豪、蔡畅、向警予等人姓名。

  史料:1919年12月26日《申报》刊登《昨日出发之留法学生》一文,记载:“昨日(二十五日)法国邮船公司之‘央脱来蓬号’于下午一时在杨树浦黄浦码头启椗。乘斯船出发之留法勤工俭学生有三十余人,均乘四等舱位(舱在船头下层),内有湖南女生蔡葛健豪、蔡畅、向警予、李志新、熊季光、萧淑良六人,系乘三等舱位。”

  3、第19批:1920年11月24日,高尔地埃号(Cordillere,又译“高儿的耳号”等),刘清扬等乘坐此船赴法。

  对此批的报纸记载中有码头信息的是次日的新闻报道,刊登在1920年11月25日的《申报》上,明确登载“至杨树浦南满洲码头登乘邮船”,即在黄浦码头登轮。

  史料:1920年11月25日《申报》刊登《昨日法邮船放洋之乘客》一文记载:“法国邮船公司之高尔地埃号,于昨日十二时离开上海,放洋赴法,搭乘旅客共有二百零七人,其中除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等十余人外,又有刘清扬等女学生十四名,男学生四名,均往法国留学……至杨树浦南满洲码头登乘邮船,至十二时开放。”

  (二)船期信息登载从黄浦码头出发的有2批

  1、第18批:1920年11月7日,博尔多斯号(Porthos,又译“包岛斯号”等),周恩来等乘坐此船赴法。

  对此批的报道有码头信息的是船期信息,刊登在1920年11月1日的《字林西报》和1920年11月4日的《申报》,均登载该轮船停在黄浦码头、从黄浦码头启航开赴马赛。

  史料1:1920年11月1日的《字林西报》船期信息记载:“博尔多斯号邮轮将于1920年11月7日上午10点从南满株式会社黄浦码头启航开赴马赛。”

  史料2:1920年11月4日《申报》刊登《国外轮船》一文记载:“又有包岛斯号已于二号七时,离开日本神户还申,大约明日(五号)八点钟,可以到申,亦停南满洲码头,即于七号开还马赛,先赴香港、海防,然后往西贡、星加坡,而至北出云。”

  史料3:1920年11月7日的《民国日报》《时事新报》和《申报》,均登载了本届学生的名单,内有周恩来姓名。

  2、第20批,1920年12月15日,智利号(Chili),何长工、穆青、孙福熙等乘坐此船赴法。

  对此批的报道有码头信息的是船期信息,刊登在1920年11月21日的《申报》和1920年12月10日的《申报》,均登载智利号停泊在黄浦码头。

  史料:1920年12月10日《申报》刊登《赴法学生放洋有期》一文记载:“法国邮船公司之智利号,定于十五号清晨,由日本还申,停泊南满洲之黄浦码头,当日即须放洋。”

  (三)船期信息和新闻报道均登载从黄浦码头出发的有1批

  第17批:1920年9月10日(另有说法为9月11日),盎特莱蓬号(Andre Lebon,又译“央脱来蓬号”“阿特尔兰蓬”等),邓小平等乘此船赴法。

  对此批的报纸记载中有码头信息的是船期信息和当日的新闻报道,刊登在1920年9月1日的《字林西报》、1920年9月11日的《申报》、1920年9月11日的《民国日报》和1920年9月11日的《新闻报》。其中,《字林西报》登载的船期信息显示盎特莱蓬号从黄浦码头启航开赴马赛,其他3份报纸的新闻报道均明确登载从黄浦码头出发。

  史料1:1920年9月1日的《字林西报》船期信息记载:“盎特莱蓬号邮轮将于1920年9月10日上午11点从南满株式会社黄浦码头启航开赴马赛。”

  史料2:1920年9月11日《民国日报》刊登《大批赴法学生放洋》一文记载:“四川华法教育会送来赴法勤工俭学会学生八十三人,已于本星期一日到沪。……昨由法领事发给护照,于今日午前十一时,由黄浦码头乘‘阿特尔兰蓬’邮船放洋。”

  史料3:1920年9月14日《时事新报》之《前日赴法之大批学生》登载了重庆84人学生名单,有邓希贤(邓小平)的简单信息:“乙、自费生:……(广安)胡伦、邓希贤……”

  杨浦深度挖掘红色资源重现黄浦码头峥嵘岁月

  据《上海港史话》(古、近代部分)记载,黄浦码头位于黄浦江下游北岸,东起大连路,西至秦皇岛路,北依杨树浦路。这里原为滩地,面积约43亩。1908年至1910年间,日本南满洲铁道会社购下这块滩地,委托日本邮船会社建筑了码头仓库,并代为经营和管理。1911年9月,南满洲铁道会社自己接管经营,并于1913年重新改建了原来十分简陋的码头。改建后的码头是方木造的固定码头,全长970英尺,前沿水深20英尺。该码头专门停靠北洋航线(其中主要是上海至大连线)以及欧洲远洋航线船舶,以装卸北洋杂货、煤炭和进出口欧洲货物为主。码头后方建有仓库11座,可容杂货1.7万吨,露天堆场可堆存煤炭约4万吨。

  为更好地考证黄浦码头这段史实,在市委宣传部的指导下,由市委党史研究室、杨浦区委共同举办的“上海与留法勤工俭学运动”(1919-2019)学术研讨会将于3月15日登场,会场就设在黄浦码头旧址。

  在查阅相关论文、书籍等历史资料过程中,杨浦党史工作者们发现:当年留法勤工俭学运动,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申报》《民国日报》《时事新报》《字林西报》等多家报纸对此进行报道,包含了事前、出发当天和事后新闻报道,亲历者的文章等。同时,在资料汇编《留法勤工俭学运动》一书中,收录了大量的报刊资料和原始档案材料,以及大量当事人的回忆和体会记录。此外,由于有关留法勤工俭学运动出发地的考证,涉及了历史、地理等多方面的知识,杨浦区前期已向党史、上海史、港口史等方面的研究专家多番请教,并主动联系河北省保定留法勤工俭学运动纪念馆上门求教。在市委党史研究室和杨浦区委的组织下,于2018年8月21日、12月27日分别召开两次专家论证会,论证上海发掘留法勤工俭学历史的重要性,以及黄浦码头历史地位,对黄浦码头的考证工作提出建议和意见。

  笔者了解到,杨浦区是上海近代工业集聚地,也是中国近代工人运动的发祥地之一,有着光荣革命传统,俞秀松曾到沪东工厂做工,陈独秀曾就沪东纱厂女工问题撰写文章,传播马克思主义;周恩来曾亲赴杨树浦部委指导第三次武装起义准备工作,林育南、刘少奇、何孟雄、恽代英等曾担任过中共沪东区委书记,留下了辉煌的战斗足迹。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杨浦工人成为上海工人运动的主力之一,开展了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留下了丰富的红色文化资源。

  百年的革命征程中,杨浦这片热土上也诞生了多个意义非凡的瞬间:1923年7月,杨树浦地区建立第一个党的组织;1924年1月,杨树浦建立最早的社会主义青年团支部;1924年6月,中共在沪东区最早创办的面向工人的学校——杨树浦平民学校建立;1924年9月,沪东最早的地区性工会——沪东工人进德会建立……

  随着杨浦滨江的开发开放,滨江近代工业文明和红色文化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以滨江四个党建驿站建设为契机,杨浦再次梳理滨江红色革命史,在服务站展示内容中突出中国留法勤工俭学运动意义、作用的相关内容,真正的让滨江旅客广为知晓,弘扬红色文化,宣传建党精神。

  史料来源:杨浦区委党史研究室供

作者简介

姓名:杜晨薇 李成东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