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东北 >> 区域特色
《步辇图》再现1300年前和亲政策 文成公主进藏加速民族融合
2019年12月25日 16:00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吴 限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记者 吴 限

  核心提示

  辽宁省博物馆正在展出名画《步辇图》。这幅名画不仅画技高超,还记录了中国历史上一个非常重大的事件——文成公主进藏。画面简单直观地呈现了唐太宗李世民接见松赞干布的使者禄东赞的情形,其背后的故事意义非凡。正是由于唐蕃联姻,中原文化传到吐蕃,从此,“一半胡风似汉家”。更重大的意义在于,和亲政策加速了民族融合,保障了大唐帝国的西南边陲安全。

  不想当画家的右相阎立本

  1300多年前,吐蕃赞普松赞干布派遣的使者禄东赞,在经过长达数千公里的跋山涉水之后,于唐太宗贞观十五年(641年)正月丁卯日,携五千两黄金和众多聘礼抵达长安。他们此行的目的是迎娶大唐的文成公主。正月甲戌,禄东赞被唐太宗接见;正月丁丑,文成公主离开长安前往逻些(今拉萨)。

  从禄东赞抵达长安到文成公主离开长安,此间一共历时11天。唐代著名画家阎立本创作的这幅《步辇图》,展现的正是禄东赞来到长安7天后,被唐太宗李世民接见的这一重要历史时刻。

  阎立本,唐代雍州万年(今陕西临潼)人。阎立本的母亲是前朝北周武帝的清都公主,也就是说,阎立本是北周武帝的外孙,货真价实的皇孙。按理说,这样的家族很难生存到唐朝,前朝皇室成员要么隐姓埋名等待时机光复旧朝,要么就被夺权者斩草除根,可是阎立本后来做到了大唐的宰相,原因很简单,阎立本一家子都是艺术家,实在是太有才华了。

  阎立本虽以丹青之技流传千古,但他并非专职画家,作画只不过是他的业余爱好。据史料记载,阎毗、阎立德、阎立本父子三人都擅长绘画和建筑。隋炀帝的时候,阎立本的父亲阎毗曾为隋朝设计军器,组建皇家仪仗队,建造长城。阎立本的哥哥阎立德也是一个善于绘制丹青的人,兄弟俩曾一起主持营造唐初帝后陵墓。据说大明宫就是阎立本设计的。

  在中国美术史上,阎立本的作品主题多为宏大叙事,比如美国波士顿美术馆收藏的《历代帝王图》、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职贡图》等都属此类。

  阎立本的画作在他那个时代就被称作“神品”,他在唐高宗时期还一度做到了右丞相的高位,但世人却以“右丞相”的头衔嘲笑他。唐朝社会,很多官职是靠军功得来的,当时的左丞相是一个在塞外屡建军功的武官。人们讽刺阎立本“左相宣威沙漠,右相驰誉丹青”,意思是说阎立本在治国方面无能。而且,从史料记载来看,唐高宗只欣赏他的笔墨,兴致一到,随时要描绘下来,阎立本只得一路小跑过来画画,经常弄得狼狈不堪。

  阎立本告诫自己的儿子:“我小时候喜欢读书,值得庆幸的是我还不是个不学无术的蠢材。我都是有感而发才写文章。在同辈中,我的文章写得也算比较不错。然而,我最擅长的是绘画。可是,它却使我像奴仆一样地去侍奉他人,这是莫大的耻辱。你应该深以为戒,不要学习这种技艺。”

  阎立本的儿子听从教诲,就真的没有画画。流着皇族血脉的艺术家族,传到第三代的大好基因,就这么断掉了。

  衣服的颜色判断官员品级

  唐朝画家阎立本的名气主要来自艺术上的成就,尤其擅长肖像画和历史人物画,他的作品记录了唐初时期重要的宫廷事件,虽然是图画,但也算是一种对历史的记录。唐太宗和唐高宗都十分重用阎立本,授意他画出了很多现在看来不仅有巨大的艺术成就,还具有独一无二文献价值的千古名画。

  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辽宁省博物馆正在展出的这幅《步辇图》,生动地再现了松赞干布派去的使者禄东赞觐见唐太宗的历史场景。

  《步辇图》长129.6厘米,宽38.5厘米,绢本,设色,刻画了4男9女共13个人物。其中,最醒目的人物当数位于画卷右侧的唐太宗李世民。

  只见这位声名赫赫的大唐皇帝端坐在步辇上,由6名娇小玲珑的宫女抬着。另有3名宫女分别掌扇和手持华盖,呈众星捧月状将唐太宗围在画中央。在辽宁省博物馆学术研究部主任董宝厚看来,无论是人物比例还是整体构图,为刻画太宗皇帝,作者可谓煞费苦心。

  阎立本先后担任过主爵郎中、刑部侍郎、将作少监、右相等官职,身为朝廷高官,他自然对皇上的举手投足观察入微。

  画中的李世民,身穿褐黄色便服,头戴青黑色软冠,目光坚毅,面色威严,同时神色之中透露出和悦与友好,一代帝王包容天下的胸襟和气势跃然纸上。

  看完画卷右侧的唐太宗,再把目光投向画面的左侧,只见三人从高到低站立。最前方是一位虬髯红袍者,手执笏板,神态肃穆,面向唐太宗,身子微微前倾。

  “这个红衣男子是唐朝的赞礼官。赞礼官可不是站在那里点赞的。”董宝厚说,唐朝赞礼官的主要职能是引导使臣觐见,他手里拿的那块小板子是不是很眼熟?古装剧里,大臣们恭恭敬敬地说“启奏陛下”的时候,手里也拿着一块这样的板子。这个东西叫“笏”,大臣们可以在上面写字,记下皇帝交代的事情和要向皇帝汇报的事情。“大臣们上早朝只带着两只耳朵可不行。”董宝厚说。

  赞礼官身后站着身材、体格小一号的吐蕃使者和翻译。一边华丽从容,一边紧张肃穆,一张一弛,一柔一刚。阎立本用宫女飘逸的裙带、步辇和旌旗以及人物的不同身份,把画面自然分割开。

  从色彩上看,唐太宗穿着比较庄严,黄色龙袍是基本标配,显得大气高贵。松赞干布派禄东赞到唐朝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求亲,希望娶到一位唐朝公主,所以整个色调比较喜庆。按照唐朝官员穿衣规定,赞礼官五品以上,应该穿红色。

  董宝厚介绍说,太宗贞观四年明确规定:三品以上服紫,五品以上服绯,六品、七品服绿,八品、九品服青。可见,在当时,衣服的颜色也是官员品级的象征。“这位负责接见仪式的礼部官员品级不低,至少五品以上。”董宝厚说。

  赞礼官的后面,就是此次求亲的吐蕃特派使臣禄东赞。禄东赞身着联珠立鸟与立羊纹织锦长袍,眼神恭敬,态度谦和,面向唐太宗拱手而立。

  董宝厚说:“可别小瞧这件长袍,它来自中亚城邦国粟特,也就是今天的乌兹别克斯坦地区,对研究古代丝绸之路上的服饰具有重要意义。”

  “你看,最后一位穿白衣,为什么是白色呢?很简单,这是一名翻译,是没有品级的布衣。”董宝厚解释说。

  如果说只画到这个程度,充其量是顾恺之第二,先勾墨线,然后填色,有平铺,有渲染。但阎立本冲破了这一层,他开始给人物加上表情,渲染内心世界。

  董宝厚说,松赞干布派使者向唐太宗求亲的时间是公元641年,阎立本生于约601年,卒于673年,他一生在朝廷为官,说明他是这个历史事件的见证者,无论是唐太宗、官员,还是吐蕃使者,甚至宫女的表情他都一一看在眼底。这就不像顾恺之画神话故事那样可以随意发挥了,他的画不只是艺术,还是记录,像照相机一样记录下当时每个人的表情。

  唐太宗是大唐天子,神情俊朗,因为对方是来求亲、示好,所以虽然威严却也带着和蔼可亲。身边围绕的宫女神态自若,有的负责执扇,有的负责抬辇,或侧或正,众星捧月般衬托出太宗的大气沉稳。唐太宗的相貌,在不同的几张画上都能看到,画得都很相像,可见唐朝的肖像画是很写实的,从中我们能看到最接近唐太宗本人的样子。

  60多年后,金城公主入藏

  据《吐蕃王朝世袭明鉴》记载,在接见禄东赞后的第四天,唐太宗派江夏王礼部尚书李道宗护送16岁的文成公主前往吐蕃,同时还为25岁的驸马爷松赞干布带去一笔丰厚的嫁妆。

  文成公主的嫁妆有释迎佛像、珍宝、金玉书橱、360卷经典、各种金玉饰物,此外还有卜筮经典300种、营造与工技著作60种、治404种病的医方100种、医学论著4种、诊断法5种、医疗器械6种,这些极大地推动了吐蕃社会经济的发展。

  通过这一次友好的历史性会晤,唐太宗将文成公主嫁入吐蕃,松赞干布为了感激大唐,为公主建造了一座宫殿,就是布达拉宫。这一次和亲守护了大唐西南地区200多年的平安。

  唐诗有云:“自从贵主和亲后,一半胡风似汉家”,形象地描绘出文成公主远嫁吐蕃之后,汉文化在当地得到广泛推广的景况。

  贞观二十三年(649年),唐太宗李世民逝世,松赞干布派专使前往长安吊祭,“献金银珠宝十五种,请置太宗灵座之前”,并致书当时的唐朝宰相长孙无忌,“天子初即位,若臣下有不忠之心者,愿勒兵赴国共讨之。”

  公元710年,唐蕃再度和亲,吐蕃赞普赤德祖赞迎娶金城公主。赤德祖赞上书唐朝皇帝:唐朝和吐蕃“合同一家”,自称“甥”,称唐朝皇帝为“舅”,双方奠定了富有历史意义的舅甥关系。

  据统计,从松赞干布执政到最后一任赞普达玛被刺,200余年间,唐蕃使者互访290余次。其中,吐蕃使者赴唐190余次,唐使赴吐蕃100余次,可见往来之密切。

  不仅如此,吐蕃到唐朝做官的人也不少,吐蕃大相禄东赞的孙子曾在唐朝做官,他写的诗作被《全唐诗续编》收录。

  《全唐文》以及《敕与吐蕃赞普书》云:“金玉绮绣,间遗往来,道路相望,欢好不绝,赞普宁忘之乎?”这正是当时双方友好往来的真实记录。

  史记

  SHIJI

  唐太宗出考题难倒求亲者

  在布达拉宫的壁画中,有唐太宗“五难婚使”的故事,说的正是大唐与吐蕃和亲这段千古佳话。

  当时到长安求亲的,除了吐蕃的禄东赞之外,还有其他4个国家的使臣。他们都带着贵重的礼物,都想迎娶唐朝的公主。唐太宗下了道命令,要求前来求亲的使者先解答5道难题,哪一国使者能够解答,哪一国就能与唐朝和亲。

  其中一道题目,要求把一根很细的丝线穿过一颗有九曲孔道的明珠。还有一道题目是,把100匹母马和100匹小马驹放在一起,要求辨认出它们各自的母子关系。

  面对这两道难题,其他几国的使臣都直发愁,想不出什么法子来。禄东赞却很快动手干起来。他找到一只蚂蚁,在蚂蚁的腰上拴了一根马尾,然后把蚂蚁放进九曲明珠的小孔里,轻轻向孔内不断地吹气。不一会儿,蚂蚁便拖着马尾从孔的另一端爬了出来。禄东赞再把丝线接在马尾上,轻轻一拉,丝线就穿过了九曲明珠。

  对于小马如何辨认母马,禄东赞用吐蕃人民在游牧方面的丰富知识,非常轻松地把问题解决了。他让人把母马和小马驹分开关了一天,不让小马驹吃饲料,连水也不给喝。第二天,再把马匹放到一起。饿慌了的小马各自跑向自己的母亲去吃奶,母子关系一下子就清楚了。还有其他三道难题,都是禄东赞取得了胜利。唐太宗看到禄东赞如此聪明、机智,十分高兴,他知道强将手下无弱兵,松赞干布一定是一个更为机智、聪明的人,于是决定将文成公主嫁给松赞干布。

作者简介

姓名:吴 限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